推到你

  傍晚,某市的一间公司,大多数人都已经离开了 ,只剩下两人。
  “你,你别这样。”说话的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子,刚毕业不久的她,很幸运的找到了一份秘书的工作。
  “别怎样?”说话的是一个长着一双桃花眼的年轻男子。他正是这女子的上司。
  说着这话,男子的两只手已经紧紧地按在了墙上,女子一副蜷缩的样子,和他四目相对着。
  “我们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,你不能……”女子有些娇羞的说。尽管大学也有交过男朋友,但都只是拉拉手而已,像今天这局面,她没有遇到过。
  “我不能怎样?”说着男子带着一脸贱贱的笑容,打量着女子。
  “你不能……你不能……”女子颤颤巍巍地说道。她也听过某些公司的上司是色狼什么的,对女员工图谋不轨。
  男子对着女子一个“灿烂”的微笑,便吻向了女子。
  “你——你——”被吻住的女子,说的话也变得支支吾吾的。
  我不能,我不能就这么被这个色狼给……
  她伸出双手想将这个男子推开,但双手刚碰到男子的胸口,男子就一下子抓住了,接着向两侧一掰,将女子的双手按在墙上。
  男子的舌头抵住了女子的牙齿,想将它一点一点的挤开。但女子的牙就是紧紧地闭着,一点也没有松开的意思。
  此时,男子那抓住女子手腕的双手,一下子和女子的手变成了十指相扣。而男子的身体,微微的向前倾了一些,同女子的身体紧贴着。
  变成这番模样,女子也放松了警惕,男子正好趁虚而入,他的舌头,伸进了女子的口中,如同如鱼得水似的,和女子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。同时,男子更贪婪的吸着女子的舌头。
  这番场景,约莫持续了一两分钟。
  她的初吻,便被这个男子强硬地夺走了,她很想哭,可她又觉得自己不能哭。
  “接下来,就进入正题吧。”说着,男子已经开始剥女子的衣裳了。
  “你不能……你不能,你这个禽兽。”女子情绪变得异常激动,刚才的吻,还只是让她生气,此刻男子的行为,便让她觉得憎恶,恶心。
  她一边对着男子叫骂着,一边用力的捶打男子。
  男子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,依旧是一件一件地脱着女子的衣物。
  不一会儿,女子就被剥得雪白,露出了她那白皙的酮体。
  一场激烈的战斗就开始了。
  “啊——”女子的惨叫声,或者说是……
  ……
  战斗结束了,此刻的地上,男子和女子,赤果果地躺在一起,地上满是他们俩杂乱的衣物。
  “你,你这混蛋,我一定要去告你,一定要去告你。”女子如此大声的说着。
  “你把我忘了吗,小冰糖。”男子就这么说了一句话,女子一下子懵了。
  “你——你是——”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她怎么也难以置信。
  会叫她小冰糖的,只有小时候和他一起玩耍的一个男孩,她小的时候,经常被认成是男孩子,没有什么朋友,还被周围的一群人欺负。直到有一天,在一群人欺负她的时候,一个小男孩,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将一群欺负她的人都揍了个遍,那天,他就成了她唯一的朋友。
  后来,女孩听说男孩要离开这个地方了,便和她约出来见了一面,她告诉他,其实她是个女孩。
  当时男孩先哈哈地笑了,然后回答道:“你这样子哪里像女孩了?以后哪个男孩子敢娶你。”
  听完这句话,女孩便哭了。
  后来男孩又说了一句:“恐怕就只有我不嫌弃了吧。”
  ……
  “就算你是他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小时候的他可没有你这么恶劣。”这时的女子,心中的愤怒也消了大半。
  “哪能怪我,还不是你不好。”男子说。
  “什么?我不好。”女子特别疑惑地看着男子。
  “你知道吗?为了你,我可是守身如玉,那么多大好的姑娘在我的面前,看都没看一眼。你可倒好,每天天都对着周围的男同事笑呵呵的。”
  “和那些同事都是朋友关系,又没有什么。况且刚刚那还是我的初吻和第一次。”女子这么说道,她心里知道,男子八成是吃醋了。
  “还不是我的第一次。”男子立刻反驳道。
  ……
  三年后 ,一栋别墅里
  “老婆,我回来了,你和我们的小宝贝儿今天过得怎么样啊?”说话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。

此处花开满园
{"remain":4999963,"success":1}